宫灯武德周

2015-03-16 09:04:41   来源:南阳晚报   评论:0 点击:

[摘要]刚过完春节,闲不住的武德周又开始忙碌起来。但再怎么忙,因为与宫灯无关,总让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惆怅。

武德周和他制作的宫灯
武德周和他制作的宫灯

  南阳老家网讯 刚过完春节,闲不住的武德周又开始忙碌起来。但再怎么忙,因为与宫灯无关,总让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惆怅。
  
  这两天天气多变,稍有点儿风,武德周那位于卧龙区谢庄乡武家岗村公路旁的院落便感觉到了,放在院里的马造型宫灯上,几片枯叶飒飒作响。武德周走过去摘掉枯叶,满怀怜惜地用手梳理着“马鬃”,忍不住叹了口气:“这还是马年春节时做的,一年都没摸过活啦!今年本来要做组羊抵架灯的,因为有事还没做。”
  
  52岁的武德周从小就跟着曾爷爷和爷爷学习制作宫灯,他做的宫灯有人物、动植物、风景等多种样式,色彩有单色、套色、染色、分色等,多彩多姿,醒目耐看。小时候每逢元宵节,别人家的孩子买花灯玩,武德周则是自己做灯玩。孩童时做的灯已像模像样,里面点个小蜡烛,开心地举着四处跑,那萌萌哒的场景一直印在武德周脑海中。
  
  做宫灯,需要的是手巧和灵性,同样的宫灯,不同的人做出来便千差万别。“像做‘牛气冲天’吧,一个亲戚跟着我学了两年多,做出的牛牛角耷拉着,动作没气势,一点不像牛。”而武德周做的“牛气冲天”,脊梁弓着,尾巴翘着,外形像、有气势,还结实稳当。几年前,南阳某商场开业时,请武德周扎了两头长3.5米、高1.8米的“牛”,放在商场焊的铁架子上。“冬天风刮得可大了,晚上把铁架子都刮倒了,第二天他们扶起铁架子,把‘牛’摆好,‘牛’还是完好无损!”
  
  对自己的手艺,武德周有着相当的自信和底气。不光因为他做的“牛”大风吹不倒,还因为他善于创新,“跟着潮流走”。“爷爷教我用竹篾扎宫灯,我改进成铁丝工艺;爷爷只会十来种造型宫灯,我改进到三十多种;十二生肖造型,祖辈传下来的只有‘羊抵架’,我摸索着把其他的都做出来了。”武德周还把现代声光电与传统相结合,在宫灯内装入芯片调声控,做的生肖灯腿会动、眼会眨、嘴会叫唤。他甚至敢放言“要啥造型的宫灯都可以,只要你有要求,我就能做出来。”
  
  因为手艺好,武德周做的狗灯和羊灯还上过中央电视台,名气远播省内外;因为手艺好,他制的宫灯曾订单不断,供不应求,“2005年我做了十套‘火凤凰’,可要的地方多,分都分不过来;2007年我做了百十套‘猪八戒背媳妇’,6月间就有地方订……”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宫灯十分红火,武德周总是从农历八月十五开始做宫灯,一直做到来年元宵节。他还连续十几年都在元宵节前到市区红都时代广场前出售花灯,这些用铁丝和布等制成的宫灯,把年味烘托得红红火火。
  
  那些年做宫灯,身虽劳累,心却喜欢。如今宫灯销路越来越窄,武德周很是发愁,“我是咱河南省十二生肖属相宫灯制作传承人,也正准备申报‘非遗’呢。”值得欣喜的是,他的儿女跟他学会了扎宫灯,“祖先传下来的手艺,可不想让它消失了。”
最新新闻
经济动态
创业新闻
商务平台